• WAP手機版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三農資訊

俄羅斯被掐住種子命門,意大利總理阻止自家種企出售!回頭看收購先正達是對是錯?

時間:2022-4-24 15:01:51   作者:海峽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新媒界   閱讀:46   評論:0
內容摘要: 種子對一個國家來說是何其的重要,以至曾經成為一個國家的“命門”,而且越來越多的國家曾經認識到這一點…… 首先來看這兩天事關種子的兩則新聞: 先正達欲收購意大利種企遭意總理阻止,提起上訴后仍失! 農化品巨頭先正達周三透露,一家意大利行政法院裁定,政府否決公司收購種子生產商Verisem的決議有效。 總理馬里奧·德拉吉...

    種子對一個國家來說是何其的重要,以至曾經成為一個國家的“命門”,而且越來越多的國家曾經認識到這一點……

    首先來看這兩天事關種子的兩則新聞:

    先正達欲收購意大利種企遭意總理阻止,提起上訴后仍失!

    農化品巨頭先正達周三透露,一家意大利行政法院裁定,政府否決公司收購種子生產商Verisem的決議有效。

    總理馬里奧·德拉吉在去年10月份阻止了這一收購提議,這是他第二次動用特殊的“黃金權益”規則阻止戰略行業中不受歡送的競購。上任14個月以來,德拉吉已發出了四道否決令。

    在政府做出前述決議之時,意大利農業游說團體Coldiretti稱,若先正達收購勝利,將致蔬菜和草本植物生產用種子的戰略控制權轉移至亞洲。

    總部位于瑞士的先正達公司在2017年被中國國有企業中國化工集團以430億美圓收購。

    先正達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對法院的判決感到失望!边@份聲明證明了兩位知情人士此前向路透社透露的音訊。

    “這一判決不會影響先正達在意大利的現有業務。先正達在意大利有當地的團隊,并與意大利種植者協作多年,”該集團補充道。

    音訊人士稱,先正達此前出價約2億歐元(2.1624億美圓)收購Verisem。

    沒想到!俄羅斯在局中局里被人掐住了“命門”!

    世界著名醫藥農資企業德國拜耳集團近日發表聲明稱,該公司將中止在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一切非必要業務”。

    拜耳手握全球種子大權,不為人知的是,糧食大國俄羅斯對國外種業的依賴水平驚心動魄。面對西方的要挾,俄羅斯媒體形容,“我們用國產谷物烤面包,用自己的甜菜生產糖,用種子生產葵花籽油,但是我們從國外進口90%的馬鈴薯種子和簡直100%的甜菜種子”。

    在西方對俄羅斯揮舞制裁大棒的背景下,俄羅斯亮出了“糧食武器”,這被稱為是俄的“放手锏”之一。但種子被西方控制,使得俄與西方的制裁與反制裁之戰暗流洶涌。

    種子對一個國家來說是何其的重要,以至曾經成為一個國家的“命門”,而且越來越多的國家曾經認識到這一點,因而意大利總理否決先正達收購意大利種企,這樣看來是能夠了解的。

    而在六年前,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斥資約430億美圓(約等于3000億錢)將先正達收至麾下,當時不乏眾多反對之人。往;剡^頭來看,當時這一決策,您還覺得是錯誤的嗎?

俄羅斯被掐住種子命門,意大利總理阻止自家種企出賣!回頭看收購先正達是對是錯?

    先正達:一家種業巨頭的重生之路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用僅占世界耕地面積7%的土地,養活占世界22%的人口,我國14多億人告別饑饉的“秘密”,藏在一粒粒小小的種子里。

    種子是農業之基。袁院士生前曾表示,“優秀種類+優質種子”是確保農業增產增效的前提。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作以來,世界糧食供給鏈曾呈現斷裂,更是讓全球認識到“手中有糧”的重要性。

    早在2018年的中央 “一號文件”中,種子問題就已被提到事關鄉村復興的戰略高度。閱歷了疫情的洗禮后,2021年的“一號文件”初次把種業單獨成段表述,指出種子是農業現代化的基礎,要打好種業翻身仗。

    2021年7月9日《種業復興行動方案》出臺,8月17日《種子法》修正草案提交。后來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提到,要把進步農業綜合生產才干放在愈加突出的位置,深化實施種業復興行動。

    “一粒種子能夠改動一個世界,一項技術能夠發明一個奇跡!狈N子是現代農業的“芯片”,種子行業則是農業范疇科技含量最高的范疇。面對復雜的國際環境,完成種業自立自強,才干避免在關鍵范疇“卡脖子”。

    為了進步我國種業的競爭力,國家頻繁出臺政策鼓舞種業企業兼并重組,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種業龍頭。

    六年前,先正達曾創下了另一個“第一”:中國企業最大的海外并購案。

    六年前的先正達,還是一家如假包換的外國公司。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國化工”)斥資約430億美圓(約等于3000億錢)將其收至麾下,從而在國際種業TOP陣營里具有了一席之地,并經過一系列資產重組,最終打造出一艘“國家隊”種業航母,成為推進中國農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力氣。

    彼時,這樁并購案曾惹起不小的爭議。往;仡^來看,收購先正達,無疑為往常底氣十足地“打贏中國人的種業翻身仗”,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一波三折的“夢境般的買賣”

    六年前,在這場收購案發作之前,全球農化和種業范疇被“六巨頭”(The Big Six)盤踞著。

    彼時,全球農化產業正處在行業低谷中,巨頭們紛繁抱團取暖,開端內卷。

    2015年,“六巨頭”的兩名成員陶氏化學(Dow Chemical)與杜邦(Dupont)宣布兼并,拉開了巨頭之間并購的序幕。

    “六巨頭”另一名成員孟山都(Monsanto)則把眼光投向全球第一大植保、第三大種子公司、同屬“六巨頭”的先正達(Syngenta),不過很快被先正達被拒之門外。

    隨后,中國化工掌門人任建新向時任先正達CEO馬麥克(Michael Mack)表達了“希望能討論雙方間的戰略協作”的企圖。

    作為農業大國,中國的農用種子市場位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但種子貿易卻僅位于20名開外。有業內人士評價,彼時中國種業無論是研發、生產還是營銷,與國際巨頭相比至少落后了25年。

    而在另一方面,杜邦和孟山都等國際巨頭已悄然占領了中國的大豆和棉花種子市場,又進一步挺進玉米和水稻種子市場。

    2016年“一號文件”提出,“要統籌應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提升我國農業競爭力,贏得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的主動權”。

    收購先正達,關于中國農業來說,正是“走出去”和“拿進來”的絕佳機遇,業界人士普遍以為,這一收購對中國“具有戰略意義”。

    不過,中國化工并非傳統的農業企業,在農化范疇的市場位置并不突出,因而關于中國化工伸出的“橄欖枝”,也同樣被拒。直到2015年8月10日,一切才峰回路轉,中國化工向先正達發來兩份收購方案,正式啟動收購。

    經過幾輪回合的討價還價之后,收購總價變成約430億美圓,外加收購后還給予先正達股東每股5瑞郎的額外股利。2016年2月2日,雙方在蘇黎世簽署了收購協議。

    2017年6月14日,先正達與中國化工完成股權交割,中國化工取得其95.9%的股份,成為當時中國企業最大范圍的海外收購案。

    收購完成后,中國化工進行了一系列的資產重組與整合,2019年6月27日在上海自貿區注冊成立新的先正達。

    依據先正達的招股闡明書,這家新的先正達由中國化工100%控股,曾經變成了地道的中國企業而且是國有企業。

    中國化工拿下先正達之后,全球種業幅員重新劃分,構成了美國(陶氏-杜邦)、歐盟(拜耳-孟山都)、中國(中化-先正達)“三足鼎立”。

    依據相關統計數據,2020年先正達在全球植物維護產品市場中排名第一;在全球種子行業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三,僅次于拜耳、科迪華。在中國種業市場,先正達的占有率排名第二,僅次于隆平高科;植保產品和作物營養產品則皆排名第一。

    2020年,先正達完成了初次扭虧為盈,完成歸母凈利潤44億元。2021年一季度的中國板塊的營業收入達105億元,同比增長了37.8%。

    2021年12月10日,先正達旗下的國內種業龍頭安徽荃銀高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荃銀高科”,300087.SZ)發布公告稱,其控股股東已由中化現代農業有限公司變卦為中國種子集團(下稱“中種集團”),實控人仍為國資委。

    荃銀高科表示,此次權益變動有利于先正達理順管理口徑和股權關系,有利于公司提升種業行業影響力和產業位置。

    中種集團是以農作物種子為主營業務的育繁推一體化企業,是先正達的全資子公司。

    荃銀高科此前在投資者調研活動中表示,公司與先正達的協同越來越多,未來會加大與其在種子科研、市場拓展等方面的協同力度。多家券商研報指出,未來,荃銀高科有望借力先正達先進技術、管理閱歷完成彎道超車。

    銀團助力收購,“蛇吞象”底氣十足

    往常來看,收購先正達無疑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不過,在五年前,這樁收購案卻充溢爭議,其中最大的一個質疑是“錢從哪兒來”。畢竟,當時中國化工的資產負債率高達80%以上,總負債高達3000多億元。

    依據中國化工以往的收購方式,其極少運用自有資金,通常采用銀團借款、發行永續債及優先股等多種融資工具。

    據報道,在最初的融資結構中,中信銀行和匯豐銀行擬分別為中國化工提供不超越300億美圓和150億美圓的銀團授信,再加上匯豐牽頭的50億美圓債務重組貸款,以及一筆4億美圓活動資金貸款,合計504 億美圓。

    不過,彼時中國監督管理部門對海外投資的政策已開端收緊,中國化工假如不能拿出一份合理的并具有可行性的融資方案,頗令買賣各方和市場質疑中國化工這次“蛇吞象”的資金實力。

    依據相關協議,假如不能順利、及時地拿到監督管理“路條”,中國化工將要額外支出30億美圓的反向分手費。

    十萬火急之下,最終融資方案調整為中國化工采用自有資金、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相結合的融資方案。

    中國化工采用的買賣結構,涵蓋三層架構,設立了四層控股公司,運用了六個SPV(特殊目的公司),采用250億股權融資和254億債權融資。

    其中,250億美圓的股權包括150億美圓的專項資金、50億美圓的優先級資金和50億美圓的普通股,主要用于補充各類特殊目的載體(SPV)的資本金。

    254億美圓債務則包括匯豐銀行牽頭的75億美圓銀團貸款和給予先正達的50億美圓債務重組貸款,以及匯豐銀團給出2億美圓活動資金貸款。

    中國化工運用的收購主體是CNAC Saturn,是一家設在荷蘭的離岸SPV,由匯豐銀團為其提供融資支持。

    據了解,匯豐銀行經過旗下信托公司HSBC Corporate Trustee Company(UK)Limited牽頭,與瑞士信貸銀行、荷蘭協作銀行、意大利裕信銀行組成銀團,貸款期限是12個月,可延期6個月,年利率約在2.85%-2.9%之間。

    從利率水平來看,匯豐銀團提供的銀團貸款利率,要比參與融資的國內另一銀團貸款低0.8%左右,顯現出其作為全球貿易融資范圍最大的銀行優秀的風險定價才干。

    依據彼時中國化工的融資方案,運用的融資杠桿較高,其自身又負債已超越3000億元。關于銀行來說,如此巨量的并購,的確存在很高的風險敞口。這也是當時該并購案不被很多機構和市場看好的一個重要緣由。

    在并購界,有很多并購案之所以功敗垂成,便是敗在難以提供和實施一個合理的融資方案,未能及時取得金融機構的資金支持。有并購界人士指出,并購的一個關鍵是要設計一個合理的融資結構,采用多種支付的方式,能夠避免單一融資和過度融資構成無法歸還負債的狀況呈現。

    最終中國化工擊敗孟山都,拿下先正達,除了開出的價碼很有吸收力,諸多國內外知名金融機構為其提供的有力融資支持,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關于金融機構來說,提供融資特別是為國際收購案提供巨額融資,十分考驗判別的眼光和決斷力,特別是在遭遇阻力或遭到各方質疑之時。同時,更考驗融資方案的設計才干。

    一位匯豐高層曾談及,假如進行融資,不同的資產類型有不同的融資結構和融資條件。如何設計一個合理的融資結構,表現了很好的專業性。假如融資結構設計得不合理,在執行過程中就會面臨一些應戰。因而,需求與之協作的金融機構對當地市場十分了解,才干很好地輔佐企業在買賣時進行明智的研判。

    關于匯豐來說,助力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只是其經辦的數目眾多的融資案例中的一例。早在2011年發布新戰略以來,匯豐便將高速增長的中國市場被列為其中心市場之一,并將輔佐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拓展全球市場作為其中心工作之一。

    2012年,匯豐的高層便作出研判,歐洲市場孕育著很多收購機遇,中國企業能夠抓住機遇,買入一些契合各自預期和希冀的歐洲企業,置信未來此類并購會增加。

    而這個預言很快便在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上得以考證。關于匯豐來說,為中國化工提供融資支持,也成為其支持中國企業國際化的一個經典案例。

    近年來,支持“一帶一路”樹立,為中國企業提供跨境效勞,已成為匯豐的戰略重點之一。為此,匯豐已在全球20多個與中國市場關聯緊密并且對業務增長意義嚴重的市場設立了“中國企業海外效勞部”,為“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提供效勞。密集的國內外網絡使得匯豐能夠成為“一帶一路”資金融通的重要橋梁。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曾在《給金融畢業生的演講》是說過,真正的好金融絕不只僅是管理風險,還必需是社會資產的看守者和社會價值的支持者。

    六年后回首再看,在當時前景未明的局勢下,匯豐等金融機構勇于為中國化工提供巨額的融資支持,無疑是對助力于糧食安全這一嚴重社會價值的強有力支持,也是落實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有力舉措。

    用科技打造農業優質“芯片”

    2021年3月31日,中化集團與中國化工集團獲批實施結合重組成為中國中化控股有限義務公司(簡稱“中國中化”),資產達萬億元,一舉成為全球范圍最大的綜合性化工企業。

    “兩化”兼并后組成了SAS聯盟,即Sinochem(中化集團)、ADAMA(安道麥)和Syngenta(先正達)三方在農業板塊的協作與協同。這種整合,使得新先正達甫一成立,便贏在了起跑線上。

    在中字頭巨頭的加持下,從洋公司變成國字號的新先正達,未來的發展空間和機遇更是不可想象。

    有投資界人士指出,目前A股市場上農業股特別是種業股還不算多。從國際行業發展趨向來看,經過上市擴展資金實力和品牌影響力之后,具有先進技術和研發才干、商業化才干優秀且資本雄厚的公司,將成為其所在行業的佼佼者。

    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國農業范疇的科技附加值正在逐步提升。不過與國際巨頭們相比,仍處在農業高科技相對單薄的階段,特別是育種產業的投入大、回收周期長、風險較高、收益不明白,加之技術門檻過高,中國很多企業的資金跟不上,研發投資嚴重缺乏,無法在短時間內構成堅實牢靠的護城河。

    依據《2020年中國農作物種業發展報告》,截至2019年底,在我國6393家種子企業中,真正有自主研發才干的企業不到100家,其中約82%還是銷售企業,同質化嚴重、行業集中度低。目前全國具備“育繁推一體化”才干的企業缺乏百家,具有育種研發才干的缺乏1.5%。

    種業是農業的“芯片”,是糧食安全的根基。2020年末,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展開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立志打一場種業翻身仗。

    天風證券報告指出,目前種業“卡脖子”的主要緣由包括行業同質化嚴重、種子企業小而多小而散、依賴國外種類等要素,而突破“卡脖子”問題的關鍵在于創新。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農業范疇,農業公司特別是植保和種業的發展,短期靠并購,長期靠研發。假如說靠金融機構的支持順利完成并購,是先正達飛躍第一步,那么靠自身的科技研發才干,則是其基業長青的基石。

    先正達是業內具有最豐厚的種子產品組合的公司之一,在400余條產品線中具有6000余種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種子種類,特別是在大田作物、蔬菜和花卉范疇都占有較高的市場份額。其種子產品主要依托自主知識產權的種質資源庫、第三方受權資料,以及先進的現代育種技術和辦法。

    作為全球搶先的農業科技創新企業,先正達不時努力于科技研發,提升科研創新才干。其招股書稱,其近三年的研發投放每年都在90億元以上,目前在研項目還有58項。

    更重要的價值在于,中國化工在一個絕佳的時間窗口一舉收購先正達,勝利地取得了中國企業在國際農化范疇的TOP位置,“把飯碗端在中國人自己的手上”。


標簽:俄羅斯 種子 收購 

    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在海峽食品安全網未注明來源或標注“海峽食品安全網版權所有”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海峽食品安全網,未經海峽食品安全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者以其它方式使用。經海峽食品安全網授權使用內容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海峽食品安全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海峽食品安全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二、本網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的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海峽食品安全網認同其立場、觀點、結論及其真實性等方面負責。
    三、授權轉載海峽食品安全網的內容作為非商業用途使用的,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它相關法規規定,不得侵犯海峽食品安全網相關權利人的權利。
    四、海峽食品安全網特別聲明,如有版權、作品內容及其它方面事宜需要聯系的,請在15日內進行。

相關評論

海峽食品安全網聯系電話:0591-87293628   商務合作QQ: 723442747

E-mail:cfqn12315@163.com    法律顧問 :福建建達律師事務所 邱建濤律師 修敬陽律師

海峽食品安全網@2007-2021  版權所有

閩ICP備07076476號
久久久无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